【Dpf汽车】一汽凤求凰 沈阳版“上南配”还是“一头热”


发布时间:2020-11-30 01:24:26 阅读量:44733 作者:远皓

“无论是在整车出口还是国内销售,华晨金杯的经营业绩都不错,我们企业发展得好好的,为什么会被收购呢?”8月20日,对于外界甚嚣尘上的收购传闻,华晨金杯公关科长苏庆菊同样感到疑惑Dpf汽车。苏向记者解释道,如果一个企业要被别的企业收购,不外乎两个关键性因素,要么经营不下去,要么是由政府主导并实施重组计划。

一汽希望收购华晨金杯,而且愿望很强烈。

接近一汽的人士告诉记者,这绝对不是空穴来风。在一汽集团实现整体上市之前,一汽新掌门人徐建一的如意算盘是:通过向政府主管部门和潜在投资者频频“吹风”,来表达一汽亟须做大做强的愿望。

如果,政府部门能被一汽的执著所打动,长春与沈阳将同样能演绎一场新版“上南合作”。

回购诉求

这是一汽“放手”金杯7年后,第二次酝酿“回购”的计划。一直以来,回购华晨金杯,更多的是一汽集团单方面的想法。直到最近有媒体披露,徐建一以及他主导的一汽惊天计划,才使此事再次浮出水面。

为了给集团整体上市寻找可炒作的题材,一汽内部正在酝酿新一轮的并购扩张计划。徐建一希望,一汽在整体上市前可以把盘子尽量做大。据知情人士披露,一汽此番并购的目标已经锁定位于沈阳的华晨金杯。

“这是徐建一一手主导的,双方已经有过接触。”8月18日,上述接近一汽的人士告诉记者,集团高层都支持这事,现在一汽正在积极“游说”国资委、发改委和辽宁省政府,希望获得政府主管部门的支持。“一汽必须乘着上升趋势,迅速出手多买下一些资产,才有可能赶在车市落潮之前以最大的规模包装上市。”

记者日前致电辽宁省国资委,负责国有企业兼并重组的资产经营管理处和企业改组处的人士均谨慎表示:“不清楚一汽收购华晨金杯的事情,也不予以置评”。

虽然以徐建一为首的一汽高层,已经在秘密推进回购金杯的计划,但是一汽集团表面上还是波澜不惊Dpf汽车。“我不清楚这个事情,也不方便发表评论。”一汽集团宣传部负责人李惠乐对记者说,目前他仍在成都参与捐资助学项目,至于“一汽拟收购金杯”消息也是自己从网上看到的。他不否认类似的传闻,却拒绝置评。

实际上,一汽希望收购金杯在业界早已经不是新闻。

早在2004年,时任一汽集团总经理的“少帅”竺延风,就动过重新收购金杯的念头。2001年,正是出于一汽全局战略的考虑,一汽退出了坚守了6年多的金杯项目,当时接盘的正是在资本运作上长袖善舞的仰融,后者是以华晨幕后支付人的名义买下金杯的。

2002年6月“仰融事件”爆发后,辽宁省政府迅速接盘华晨汽车(CBA)对金杯的控股权,进而“吃下”金杯,在金杯成为辽宁省国资委旗下国有资产的同时,也宣告了竺延风回购金杯计划的阶段性失败,因为跨区域收购国有资产的难度已经明显加大。

时下,竺延风未完成的使命已经落在继任者徐建一身上。业界人士分析,对于徐建一而言,如果顺利并购华晨金杯,既做大了集团整体上市的盘子,又弥补了一汽长期以来自主品牌轿车产品线欠缺的短板,如果运气够好的话,一汽还能一举拿下宝马这样的高档轿车品牌。

坚决抵制

不过,徐建一的如意算盘打得并不顺。至少在目前看来,祁玉民和他执掌的华晨金杯,对于一汽的收购计划并不买账。

“依我看,收购华晨金杯只是一汽的单方想法罢了,因为金杯一旦被一汽兼并,话语权就在别人手里了,这是辽宁省当地政府和辽宁省国资委最不愿看到的。”接近华晨汽车的人士日前向记者透露,华晨作为辽宁省的重点企业,加上有从政背景的董事长祁玉民个性比较强硬,因此华晨短期内根本不可能被别人吞并。

“我是华晨金杯的当家人,我都不知道(一汽)收购华晨的谈判‘到了技术层面’。”另据华晨金杯内部人士披露,在获悉有媒体披露一汽集团将“收购金杯”的消息后,华晨集团董事长祁玉民感到非常恼火。

“对于现在的华晨金杯而言,上述两个条件都不成立。”苏向记者透露,为了启动华晨宝马第二工厂项目,辽宁省政府在今年就一次性拨款几十个亿,来支持华晨汽车的进一步发展。言下之意,如果辽宁省国资委有意要出售华晨金杯,为何还要斥巨资上马“第二工厂”?

2008年5月份,由于盈利能力趋于好转,华晨金杯控股的上市公司“ST金杯”摘掉了“ST”的帽子,公司股票简称由“ST金杯”变更为“金杯汽车”。金杯汽车的年报显示,其2007年共生产整车75058辆,实现营业收入37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37.98%;实现利润1.2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41.01%。

“2007年华晨集团整车销量是30万辆,今年车市整体形势不容乐观,我们的销售目标是确保30万辆力争实现33万辆。”华晨内部人士说。在祁玉民任董事长的华晨集团(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旗下共有华晨金杯、金杯车辆和华晨宝马三个整车厂,分别生产中华轿车、金杯海狮MPV、阁瑞斯商务车、金杯轻卡和宝马高档轿车。

而据记者了解,由于中华自主品牌轿车销售利润不高,加上新车研发费用的持续大投入,尽管在集团层面的整体销量上每年都在增长,但是华晨在资金链上仍然是捉襟见肘。以至于合资公司华晨宝马要兴建第二工厂,董事长祁玉民都得亲自向辽宁省政府求援,以便获得政府的融资支持。

这也是业界屡屡传出类似“华晨即将被收购”的重要原因。

多方博弈

“一汽希望能尽快重组金杯,但是现阶段华晨并不买账。”据华晨内部人士说,祁玉民对于一汽的频频递出“橄榄枝”,态度强硬而且立场坚定,那就是坚决抵制。据悉,祁玉民的底气主要来自辽宁省以及沈阳市地方政府来对华晨的鼎力支持。

目前看来,徐建一“回购”金杯的惊天计划,在实施过程中仍然充满诸多变数。

“这肯定是一个多方博弈的过程,关键要看徐建一怎么去运作。”接近一汽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一汽要想成功收购华晨金杯,最关键是要说服国资委和国家发改委等政府主管部门,然后由中央政府主导、地方政府协调来完成这场跨区域的重组,这样基本上拷贝了“上南合作”模式。

实际上,政策形势正在朝着有利于一汽的扩张计划发展。国务院国资委主任李荣融日前表示,北京奥运会过后,国有企业将加快改革和重组,中央企业重组将由自愿组合转向由国资委主动推进,相当一部分不属于国家经济命脉和国家安全的企业将进入市场竞争。李荣融强调,国内的149家中央企业在奥运会后将加快重组,到2010年将减少到80~100家。

同主导“上南合作”的上汽集团一样,作为“共和国长子”的一汽集团,也属于被鼓励“加快重组”及“进入市场竞争”的国务院国资委央企行列,而徐建一要实施他的扩张计划,借助的正是奥运后央企的新一轮重组浪潮。

虽然可以挥舞政策的“大棒”,但是要想说服辽宁省政府和国资委启动重组计划,一汽仍然有许多工作要做Dpf汽车。“四年前,上海通用重组沈阳金杯通用,同样费尽周折,类似的事情一直让辽宁省政府和地方国资委耿耿于怀,他们不可能不吸取教训。”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对于一汽来说,最难做的工作就是地方政府。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在2007年“上南合作”过程中,正是由于上汽集团对南汽跃进集团以及南京政府给出了“三不变”原则(即重组后南汽的企业名称、独立法人地位和纳税地点不变),才打消了地方政府对跨区域重组的种种顾虑,加快了双方的重组进程。

不仅如此,一汽“回购”金杯需要面临的难题还包括:尽最大努力说服华晨的合资方——BMW德国宝马公司。“如果政府同意了,剩下最大的障碍就是宝马,因为宝马目前在合资公司的话语权很强,它不知道和一汽合资会是什么结果。”据悉,目前华晨与宝马的第二工厂选址已经确定,近期就将开工,而如果华晨这时与一汽合作,宝马显然不想跟奥迪同在一个屋檐下。(杨小林)

金杯 沈阳 上南

上一篇: 因制动或失效捷豹路虎备案召回计划 大陆涉19943台

下一篇: 重庆;讴歌ZDX优惠28.80万元 少量现车售


来自潮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30
请不要假装对我好,我很傻,会当真的。 回复
来自密山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30
请不要假装对我好,我很傻,会当真的。 回复

  • 来自临沂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30
    人们往往把交往看作一种能力,却忽略了独处也是一种能力,并且在一定意义上是比交往更为重要的一种能力。如果说不擅交际是一种性格的弱点,那么,不耐孤独就简直是一种灵魂的缺陷了。 回复

  • 来自宁德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30
    不是每件事都注定会成功,但是每件事都值得一试。 回复

来自张家港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9
不要沉默,不想说的过错。 回复
来自建德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9
一个人的成熟与否,不是出口成章,说出许多深刻的道理,或者是思想境界达到很高。而是待人接物让人舒适,并且不卑不亢,保留自我的棱角,又接纳他人的圆润而活着。 回复

  • 来自宁德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9
    每天给自己一个希望,试着不为明天而烦恼,不为昨天而叹息,只为今天更美好! 回复

  • 来自张家口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9
    黑暗里想念焰彩,迷雾里思忖晴霞。 回复

  • 来自平顶山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8
    明明该浪的年纪却偏偏妄想执一人之手到白头,别再满腔哽咽跟他诉说旧日种种,难道你以为他会感动? 回复

  • 来自绥芬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8
    我喜欢做梦,因为梦可以替我完成一些我在现实中做不到的事。 回复

热门专题